編者按:多年來,浙江省教育現代化一直走在全國前列,多地形成了各自的探索模式。近日,記者來到杭州上城區深入采訪,該區在教育信息技術普及、教育理念提升、教育治理改革等方面的探索給其他區域提供了借鑒經驗。

勝利實驗學校教育技術現代化探索:

用教育信息化打造智慧校園

在杭州勝利實驗學校學生“創客”展臺前,有一個會自動澆水的儀器,這個小儀器一端插在花盆里,另一端插在水杯中,打開開關后,它會自行測試土壤的濕度,并自動調節澆水。

這是該校六(4)班袁喆等幾位小朋友的杰作。

“不同以往的信息技術課,我們不再局限于教學生如何上網,如何打字,如何發送郵件,我們更注重培養學生的思維能力、設計能力。”杭州市勝利實驗學校校長張浩強告訴記者,利用教育信息技術,學校自主開發了包含趣味游戲編程、3D建模課程、創意智造課程等為主的創客教育課程群,通過每周的綜合實踐課和社團選修課的開展,滿足了孩子們對創客教育的需求。

在勝利實驗學校的課堂上,學校改變傳統教學模式,深入運用現代信息技術。主錄播教室里,四臺電子課桌和Activewall互動墻格外吸引眼球,老師正和孩子們一同進行基于電子課桌的協作式學習研究———“天平上的推理游戲”;在科學與英語課堂上,老師則借助網絡學習平臺和平板電腦進行數據分析,整理錯題,為學生布置個性化的作業。值得一提的是,學校已推廣“微課”到不同學科,實現精準供給,滿足不同層次學生需求。借助電子課桌、平板電腦、互動白板等載體,學校形成了從收集數據、分析數據、再到應用數據的智慧化教學流程,努力探索未來課堂新范式。

張浩強說,以往的教育技術進入學校更關注結果,現在則更關注人與過程,“學校在推進教育信息化的過程中,通過各種手段來轉變學生的學習方式,即從原先的接受學習到具有校本特色的自主式學習,這樣學生在課堂上能夠主動參與、有效思考和個性表達。”

教育信息化如何融入教師日常教學?張浩強說,設備和技術只有讓教師精通地使用后,才會融入他的日常教學中,否則就是一個擺設。

據了解,學校每引進一項新技術,都會采用項目管理的辦法,由感興趣的骨干教師報名組成核心小組,在最短的時間研發各項新技術在課堂中的使用方法,提高教育技術在課堂的實用性和有效性,大大縮短了該項技術全面進入課堂的時間;考慮到教師教育技術水平不同,學校還推出菜單式的微課培訓內容,如多媒體設備的使用與保養、網絡操作平臺的使用方法等。教師可以根據其技術程度選擇參加培訓的內容和方式,靈活調節學習進程。在每項培訓結束后,學校還對教師進行過關考核,授予過關教師相應學分和獎勵。對不過關教師會進行二次培訓,同時學校以每年與教育技術相關的賽課為平臺,鼓勵骨干教師積極參與,每一次的準備過程就是一次練兵,就是一個教育技術的學習過程和教學研究過程。

在勝利實驗學校,通過電子白板記錄學生的板書和思考過程,利用移動終端積累的數據給學生做行為分析已經成為一種常態。除此之外,教育信息化更重要的一點是“智慧治校”。

“在做出某一個決策后,往往有部分教師不滿意,但真的在決策前去征求他們的意見時,大家又都沒空,或者沒人愿意主動來提建議。這確實是一個頭疼的問題。”張浩強說,針對民主決策難題,學校想了一個辦法,利用在線平臺———問卷星進行調研。“我們要征求老師的意見,很難在短時間內找到每一個老師,但問卷星不同了,只要老師有手機,就能直接上傳反饋意見。往往幾十分鐘時間就能收齊所有教師的問卷結果。而且這種數據都自動生成留底。老師們感受也很深,這個方便多了,在路上在家里就能做事。”

“教育信息化是教育現代化的基礎,關鍵是理念現代化,光有硬件不行,一定要站在孩子的視角,服務學生成長,服務學校治理。”張浩強說。

教育理念現代化的崇文樣本:

個性化教育是未來努力方向

“有一次,我和媽媽在商場里買羽絨服,發現最普通的都要五六百元,我很好奇,是制作羽絨服成本太高,還是商家‘黑心’,于是,我結合書上的‘成本、利潤’等知識,對我買的羽絨服進行了調查研究。”在杭州崇文實驗學校“小海燕創新研究室學術發布會”上,六(3)班的章渝笳發布了主題為《談羽絨服身價之前世今生》的調查成果。

精致的PPT、翔實的數據分析得到了與會老師和同學們的陣陣掌聲。在杭州市崇文實驗學校,經常會有同學走上講臺,暢談他們近期所做的學術研究成果,現場由學科老師進行點評、同學提問,最后還會被授予證書,記錄他們的學業成果。

這只是崇文實驗學校進行個性化教育的一個場景。

走進一二年級的教室,你會發現每個教室里都有兩位老師在上課,校長俞國娣告訴記者,這叫“教師包班”。這一個班級的所有課程都由這兩位老師來上,即全科教學。“‘包班教學’有什么好處呢?老師在不同的課堂上看到孩子們不同的表現,會發現每一個學生都擁有不同的特長,所以在老師看來沒有差學生,能更好地認識兒童,挖掘他們的潛能。”

俞國娣說,在崇文實驗學校,教師的辦公室也在教室,老師和孩子們生活在一起,再加上每堂課都有交流,老師對學生就像媽媽對孩子一樣了解,這就是“教學區生活化”的一種狀態。

到了中高年級后,學校又開展了“教師合作,走班教學”的模式,在某些方面教學比較擅長的老師可以幫助經驗較弱的老師到他所在的班級上課,學生們一門科目的老師可能不止一個,也避免了學生因為不喜歡一位老師而放棄一門學科的現象。俞國娣說,“教師走班教學”發揮了教師長處,解決了學生個性,成就了學生也成就了老師。

在崇文實驗學校,學校可供學生選擇的課程有80多門,如果學生想學什么,學校還會專門給他們進行“課程定制”,專門聘請老師來上課。同時還會不定期地為學生舉辦畫展、個人獨奏會等。一個學期大概有幾十個孩子享受這樣的“待遇”,6年下來,幾乎每個孩子都能站在聚光燈下。

“學生不僅在選課程,也在選興趣,長遠來說,也在選職業。”

俞國娣告訴記者:“崇文在做的是一種探索性的教育,小班化是一種方向,但小班不只是班小、人少,我們要做的是個性化的教育,目的在激發孩子個性化的發展。”

位于杭州市上城區近江南路的杭州崇文實驗學校占地只有30畝,但一花一草都體現了“以學生為本”的教育理念。

用俞國娣的話說,校園是最好的教育資源,校園里每個細節都體現著教育元素,比如小學二年級語文課本中有《活化石》這篇文章,里面有提到銀杏樹,學校就專門種植了幾株銀杏,讓孩子們能近距離了解銀杏的生長樣態。詩經中有一句“蒹葭蒼蒼,白露為霜”,在校園池塘邊真的能找到一片蘆葦蕩。在小池塘里,有孩子們自己養的寄居蟹、小烏龜、鱷魚等,不僅供大家觀賞,還可以讓大家觀察小動物的成長規律。

學校的圖書室名字叫“崇文書院”,這個書院是完全開放的,學生自主自助閱讀,不用刷卡,沒有老師專門監管,中午的時候,有在附近上班的孩子家長還專門跑到學校和孩子一起閱讀。

在書院的一角,有一排書架,上面擺滿了學校每個老師推薦的書籍,在書籍的扉頁,寫著推薦老師的推薦語,如果翻開第二頁,還有可能有學生的留言。

“書籍是打開兒童心理的一扇窗戶,通過這種方式以書會友,教學相長,讓孩子們愛上校園,對校園有牽掛,學習就變成很美的事情了。”

在俞國娣看來,教育現代化,最關鍵的是人現代化,也是教育理念的現代化,“就是關注到每個孩子的特殊方面,激勵他們找到自己的發展方向。”

教育治理現代化上城經驗:

一切基于學生成長和發展

打開微信,關注公眾號“星級家長執照”,輸入家里孩子的年齡段,登記注冊,你就開始了學習之旅。平臺上面,有各種關于孩子教育、健康方面的微視頻,每個視頻一個主題,幾分鐘片長,這樣碎片化的處理,很符合家長利用閑暇時間學習的“習慣”。

今年5月,杭州市上城區啟動“星級家長執照”工程,面向0至15歲孩子的家長,通過手機終端、線下活動等途徑,幫助家長成為合格家長。

“我們希望家長從孩子出生之日起,甚至在媽媽肚子里時,就給他們提供親子養育方面的服務。搭建家長教育平臺,倡導明責任、樂學習、會傾聽、常陪伴的上城好家長理念,推進家長和孩子共同成長。”杭州市上城區教育局局長項海剛說,陪伴是最好的教育,家長在陪伴孩子的過程中也需要自我提升,上城區想為家長提供這樣的服務,優化家庭育人的功能,為孩子的健康幸福人生助力。

而這僅僅是上城區改革教育治理模式的一個方面。

為了改變傳統的以應試教育為指揮棒、以分數論“英雄”的教育質量評價觀,上城區與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基礎教育質量監測協同創新中心從2009年開始開展校區間合作,進行區域教育質量提升試點。改革從教育治理結構、課程研究、教育評價等入手,一切基于學生和教師的發展。

在北京師范大學專家團隊的指導下,杭州上城區教育局進行了“管辦助評,各歸其位”教育治理新體系探索。

“管,是政府轉變職能、簡政放權、創新方式,把該放的放掉,把該管的管好;辦,是落實學校辦學主體地位,明確權利責任,自我管理、自我約束、自我發展;評,是教育質量、成果要接受社會評價、檢驗和監督。”項海剛說,在教育管、辦、評三個維度之外,又創設“助”這一維度,突出業務支持部門對辦學主體的助力引導,將上城教育治理形成一個“管、辦、助、評”相對分離又統整協調的“閉環”。

管辦助評的“助”,是上城教育改革獨有的“IP”,是一個創新概念。“明確‘導助’職責。比如,將原來的教研室改為學生發展研究中心,以學生、學法為重心,指導、幫助學生成長和教師發展。再如,創新設立學生成長支持中心,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提供專業服務。”項海剛說,那些家庭處境不利、學習成績落后和焦慮抑郁、行為有偏差的學生,以及那些在身心、學業方面有較好發展潛能,在學校“吃不飽”的學生,都可以從學生成長支持中心直接獲得支持和幫助。

“教育改革的方向有很多,評價起的是導向作用。”項海剛說。

自2009年開始,上城區教育局圍繞學生的可持續發展,進行了一系列評價改革。比如,測評學生不僅關注學生的學業成績、學習興趣、學習態度,更要關注學生的公民基本素養:情緒情感、價值觀、社會公正、社會信任、法律意識、自我意識、問題行為等。“當我看到有人被別人利用時,我會想去保護他們”,測到的是學生的正義感。“在做決定前,我試著看看不同立場的人的觀點”,測到的是學生能從別人的立場考慮問題。“對那些比我不幸的人,我經常有心軟和關懷的感覺”,測到的是學生的善良和同情。

“通過這些測評數據,教師和家長讀到的不僅是冷冰冰的作為學習個體的學生,更是一個鮮活的完整的個體,一個健全的人。”項海剛說。

“在全面現代化之路上,上城教育管辦助評改革還在不斷深入,還在不斷釋放改革紅利。”項海剛感慨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