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博士畢業工作六年后,朱駿參加了今年安徽省高職專科的分類考試,報考了安徽醫學高等專科學校的口腔醫學專業。省統考文化課滿分、校考第一名是他最終的成績,被錄取后將在這里進行三年的全日制學習。以博士學位報考高職專科學校,這在安徽省還是首例。

——4月18日《新安晚報》

近年來,大學生回爐讀技校并不少見,但博士在工作幾年之后回爐讀高職,這倒是第一次聽說。但不管是大學生回爐讀技校,還是博士回爐讀高職,在筆者看來,廣大吃瓜群眾不必大驚小怪,不該過度解讀,既不要認為大學生回爐讀技校、博士回爐讀高職是一種人才浪費,也不要覺得他們的大學、研究生就白讀了,將其理解成是大學教育、研究生教育的失敗。

大學生回爐讀技校,博士回爐讀高職,在目前都還只是個例,所占比例非常小,而不是一種普遍現象。我們不能把個例放大化,更不能把個例當成一種普遍現象來解讀,這是解讀大學生回爐讀技校、博士回爐讀高職的前提。更何況,普通高等教育與職業教育之間是平等的,沒有高低之別。把博士回爐讀高職當成奇葩選擇來理解,這背后的實質性潛臺詞是歧視職業教育,是覺得職業教育和高職專科學歷低人一等。

博士回爐讀高職,說到底是個人選擇。讀什么專業、選擇什么職業跟鞋一樣,合不合腳,只有自己知道。這位中科大博士回爐讀高職,完全是個人興趣愛好使然,是受到了從事口腔醫生工作的岳父、愛人的影響。其實,每個人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興趣愛好,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選擇不同的專業和更換職業,這都是很正常的選擇。

再者,博士回爐讀高職,并不意味著自己過去所學知識“無用武之處”。相反,博士回爐讀高職,還能將自己在大學、研究生階段所學到的價值觀、思考能力、創新思維運用到新讀專業上,讓自己變成一個符合現代社會需求的跨學科復合型人才,實現自身價值最大化。

事實上,從社會對人才需求角度說,博士回爐讀口腔醫學專業,是一種非常有“錢途”的選擇。根據《中國正畸市場消費藍皮書》顯示,2016年底,中國的牙醫執業(含助理)醫師數量在15萬人左右,其中真正受過正規牙醫本科教育的口腔醫師可能只有3萬人左右,保守估計牙醫缺口在12萬人,實際缺口可能在17-18萬人。而且,在“一口牙等于一輛寶馬”的當下,口腔醫生收入非常高,一般能達到幾十萬元,一點不低于選擇“996工作制”的程序員。

總之,大學生回爐讀技校、博士回爐讀高職,這都是個人的選擇,我們這些吃瓜群眾只能予以尊重。而且,全社會都應當尊重和平等對待職業教育,重視技能的學習,破除心中不科學的“唯學歷論”,在這點上,博士回爐讀高職無疑為我們樹立了一個典范。

作者 | 何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