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制度的恢復和完善,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改變了中國政治、經濟、文化多個領域的面貌。

我們不否認不恰當或過度的考試也會嚴重扭曲社會的良性發展。

考試只是教育過程中的一個環節,作為一種必要手段,它應該為教育服務。

最近,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在一個論壇的演講中指出:“獲諾貝爾獎的中國人,沒一個在大陸受過中小學教育。”因為十二年的中小學教育,扼殺了學生的個性、興趣、想象力和創造力,學生變成了“考試的機器”。鄭也夫的看法自然有絕對之處,也經不起邏輯的推理,但他的看法確實觸到了當前教育的某些痛處,一石激起千重浪,各大媒體、網站競相轉載。

把學生培養成“考試機器”,只是鄭也夫批評當前中國教育諸多缺憾中的一個方面,其矛頭直指中小學教育的考核機制。從教育的角度講,教和學的效果都需要考核,考試是教育的一個必不可少的重要環節。盡管中國古代的科舉考試歷來備受詬病,但它仍然不失為當時比較公平、科學的選拔人才的辦法,甚至有教育研究者認為科舉是古代中國對世界教育史的一大貢獻。同樣,新時期以來中國教育改革最直接的一個成果,即是考試。高考制度的恢復和完善,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改變了中國政治、經濟、文化多個領域的面貌??荚?,因其標準客觀、程序規范、操作簡便,仍然是當今教育考核的主要手段。

當然,我們不否認不恰當或過度的考試也會嚴重扭曲社會的良性發展??荚噧热莺托问降膯我?,會讓無限的高貴的知識和素養變得蒼白和庸俗。一個理性的和諧的社會需要文化的支撐,當知識轉化為素養,并體現在多數社會成員的言行舉止上,這樣的社會才是良性的、高尚的,亦即有文化的。如果知識過于功利化,或者說知識只是獲取物質利益的手段,不再具備人生幸福的屬性,它的價值將大打折扣。人們因此不再希望暢游知識的海洋,不再醉心于文化藝術經典,不再指望用知識裝點人生,當然也就沒有了探索真理、創造新知的樂趣。

當然,知識也有技術或技能的層面。駕駛車輛之前需要考取駕照,試想如果只是上交一份駕駛理論的答卷,而沒有對車輛實際操控能力的考查,會是一件多么危險的事情??杀氖?,我們今天的多數考試往往側重于單純的知識和既有的理論,這樣的內容多數是陳舊的、空洞的,缺乏現實的質感和未來的指向。所以如此,其本質原因在于考試設計者和主持者的惰性,答案明確統一,形式簡單固定,整個考試過程就極易操作,省心省時省力,說到底,仍然是思維僵化頑固、態度冷漠粗暴在作怪。

考試的過度泛濫,也在深刻地影響著人們的生活方式。凡事必考,凡考必以分數定優劣,已經成為當今中國社會的痼疾。五花八門的考試讓大家疲于應付,所有教學、培養的規劃和方案逐漸為考試而設置,書店里隨處可見的是“考試寶典”、“考試技巧”、“應考指南”之類的圖書,甚至中學的作文教學都設計出各類題目的“模板”。如何盡快找到唯一的“正確答案”,成了整個社會的思維定式,考試分數的高低,自然也就變成了價值判斷的重要依據。全社會范圍內的學力競賽現象,導致了社會對學歷的迷信。最近央視正在舉行“學生漢字書寫大賽”,就暴露出這方面的許多問題。許多選手分門別類地集中背誦平時難得一見的冷僻字,參賽時也只求簡單的寫正確,而不考慮諸如筆畫、筆順、間架結構等漢字的基本特性,不考慮漢字特有的美感和文化內涵。這種對待漢字的態度,倘成風氣,恐怕不妙!

考試在為社會選拔人才發揮積極作用的同時,也讓無比高貴的教育事業蒙羞!教育的崇高使命往往因過于注重考試或考試設計不當而悄悄流失。

我們必須明確,學校教育的對象,將來絕大多數是社會中極其普通的建設者?;诖?,我們應該培養他們強健的體魄、健全的心靈、科學的思維和最基本的社會責任感,而這些恰恰是時下的考試手段所無法達到的。諸如學生的安全教育、社會規范教育等必要科目,因為不方便進入所謂的“考試”體系被邊緣化。中國古代一直提倡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教育理念,也因為考試而極度泛化。人和社會的多樣性、多元化,被無謂的考試消解,而同時消解的,還有創造的活力和人生的精彩。

教育的最終目的,是為了人類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荚囍皇墙逃^程中的一個環節,作為一種必要手段,它應該為教育服務。教育對象和教育目標的豐富性,決定了考試也必須有豐富的形式。強調復制統一思想和觀點的考試,影響了教育的品質,背離了教育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