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報道,湖南郴州永興縣一中的5名教師因子女未在本校就讀高中,被學校要求去該縣實驗中學交流教學1到3年,而交流期間不享受各種福利待遇。日前,永興縣教育局對外透露,該中學擬內部調整教師崗位的處理意見不妥,未予以批準。這樣的事情在一些地方時有發生,表面上看是學校管理問題,只是對個別教師進行處罰,但深究起來卻耐人尋味。

毋庸諱言,搶生源現象今天仍然比較普遍。按有關規定,公辦高中不能跨地域招生,然而,很多地方違規招生屢禁不止,以致出現生源搶奪的“拉鋸戰”。有的地方甚至通過經濟或其他手段來“搶奪”和“反搶奪”生源,如招收低分學生來“養護”高分學生,這是以產業思維辦教育留下的后遺癥。針對學校違規搶優質生源問題,各地政府和主管部門辦法不多,有些還默許和放縱這種行為。這說明我們的教育缺少執行力,許多教育法規被人為踐踏。

在一個有可供選擇的環境里,僅僅靠行政手段來解決問題顯然是錯誤的,至少對教師本人及其子女是不公平的,因為他們受到處罰并非由于工作上出現過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種做法也會嚴重影響教師的工作積極性,致使他們產生抵觸心理。教師承擔的工作責任和社會壓力已經很大了,如果因為自己的教師身份而導致無法自由選擇子女就讀學校,其抱屈不平的情緒可想而知。因此,要辦好學校,辦學者既要為學生著想,也要為教師著想,多做些于教師有益的事。

當事學校校長表示:“如果老師的孩子都不在本校讀書,別人會以為學校辦得不好,對學校聲譽造成影響。”這種說法“外強內虛”,只能說明學校辦學還不自信。學校辦得好不好,不是以個別學生的成績來評判的,也不應該以一時的得失來評判,更不能只看高考成績。教育不能急功近利,教育是樹人的事業,教育好每一名學生才是辦教育的根本,不能只盯著那金字塔頂端的區區數人,不能為了一棵樹苗而放棄一片森林。對于教育管理者而言,要用教育者的良心去面對每一個愿意把孩子送到學校的家長,用欣賞的眼光去發現孩子,既要培養精英,更要培養勞動者。

靠行政力量搶生源背后是評價體系出了問題。如果社會和政府評價學校、學校評價教師不只看清華北大“上榜率”,而是看學生的進步、看教育的增值,那么拉生源、擇校情況會有很大改觀。如果我們把學生初中升高中成績與高考成績進行對比分析,按照“高進高出”的原則,由權威機構提供一個能客觀反映學校高考結果的評價,而不是由學校任意宣傳,生源大戰也不會愈演愈烈。我們常說,教育要為學生的終身發展負責,這既是對學生負責更是對我們的教育事業負責。除了盯著高考、盯著尖子生,我們更不能忘的是教育為何而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