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會公平和程序公平兼顧,才能避免“起點公平”滑向“贏者通吃”

有報道稱,中央3年新錄用公務員中,來自普通家庭的比率達90%。消息傳遞出,3年來從普通家庭走進中央機關的公務員,人數上一定很可觀。但要進一步搞明白選拔是否真正公平,有關部門還該公開兩個數據。第一,普通家庭走出公務員的幾率。第二,公務員家庭走出公務員的幾率。兩個幾率PK,如果差距過大,就不能算公平。對有關部門而言,公開兩個幾率,才算答疑釋惑。對普通家庭而言,兩個幾率差距“大不大,有多大”,充盈著“選拔能否公平”的焦慮。

不僅是公務員招考,這些年來,從入托、入學到小微企招投標,競爭的機會能否公平、競賽的過程能否公平?都成了普通家庭和普通勞動者心尖上的事。

追逐夢想,總會喚醒巨大潛能,小到激發一個人的能力,大到帶動整個社會的活力,乃至壯大一個國家的實力。實踐夢想的過程是權利和利益訴求的過程,要靠公平托底。因為,權利和利益訴求能否平穩實現,一靠每個人、每個公司、每個社會組織能否沿公平的軌道奮斗,這說的是規則公平。二靠法令、政策、規則能否屏蔽競爭中不必要的干擾因素,能否排除仰仗強權、潛規則開道的競爭者,這說的是機會公平和過程公平。社會管理創新、司法體制改革,國家近年來的大動作無不將公平正義做標桿。這與普通勞動者追逐個人夢想、訴求個人利益息息相通。處在關節點上,扮演游戲規則制定者的政府,就更要清醒地、果斷地勾畫出當今中國該依托怎樣一種公平。

公平,早已不是攤大餅。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歷史經驗一再表明,那種“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傳統觀念,吃大鍋飯、人人均等的做法,造成了整個社會的不思進取。

改革開放、市場經濟約束我們恪守的公平,是機會公平,不是結果公平。但人人都能站在起跑線上,未必就是機會公平。

30多年改革實踐表明,真正的機會公平總是和程序公平、規則公平連在一起。社會規則中必須蘊含對弱小者的照顧,人人能逐夢社會才穩定。這里有兩個例子引人深思,在美國幼兒園復活節找彩蛋活動中,年紀大、體格強的孩子會被靠后安排一點;年紀小、體格弱的孩子則少許靠前。在香港大學入學選拔中也會對貧民家庭有所關照。這提示我們,秩序和諧、社會階層流動,都要求規則設計對弱小者有所照顧。再拿公務員招考規則為例,被選者如果來自掌握大量社會資源的家庭,錄用規則能否安排他們靠后一點?對寒門子弟,錄用規則能否給予適當照顧?機會公平和過程公平兼顧,避免“起點公平”滑向“贏者通吃”,社會才有希望;社會階層不板結、人人有活力才有希望。

好規則就像良法,應該是善良和公正的藝術。只有把兼顧強弱兩方的規則定出來,“世襲”、“官二代”等含有仇視和蔑視的字眼才可能退席。規則再好,還靠執行者落實。只有規則執行者秉持公正,競爭過程讓每個人感受到公平、合理,社會和諧才有指望。說到這里,規則公平、機會公平、過程公平,三者兼顧才算真公平。真公平,全程監理利益訴求、夢想訴求,不論輸贏,每一個競爭者和每一個競爭結果都會被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