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大王”鄭淵潔因被指于“童書作家榜”榜上無名,發文揭露榜上部分童書作家銷量存在“貓膩”,即通過進校園推銷獲得高版稅收入,認為這種“進校園推銷”的行為不妥。記者調查發現,確實有作家存在進校園賣書的情況,而且有出版公司策劃人員將其總結為推銷書籍的成功策略。

一個風口浪尖的“童書作家榜”,就像奔馳車主的“爆款哭訴”,意外而凜冽地揭開了行業亂象的一角冰山。

鄭淵潔控訴的,算無中生有嗎?從一應沉默的被指控方來說,這似乎是個很難洗白的問題。這些年來,大江南北、校園內外,大小作家們帶著“名作”出來做講座、搞講演的場面還算少見嗎?孩子們往往是熱血沸騰聽了一場免費講座,卻在不知不覺間按照原價買了一本并非很想要的書。

出版社樂意做掮客,作家們樂意進校園,學校們樂得有活動,可謂是各有各的樂。如此皆大歡喜、何樂不為?

只是這些“常規”的活動,被我們司空見慣的認知所忽略,因著“校園文化”的幌子,很少去拷問背后的是非與規矩。今日看來,有幾個問題確實不得不問:第一,《義務教育法》第二十五條規定,任何人不得進入中小學校園推銷商品。那么,童書作者卻打著講課的幌子,和書店、學校關聯起來進入學校,占用學生上課時間向學生兜售童書,如此做派,合乎法理?

第二,業內的說法是,童書的批發價現在大都在四五折左右。換句話說,一本定價10元的童書,出版社以四五塊錢的價格批發給書店,而書店打著能邀請到童書作者進校園的旗號,通過老師以原版定價的價格賣給學生,這般暴利銷售,背后究竟是誰在坐享利益分成?

義務教育階段,攤派消費幾近絕跡,但在“作家進校”這個舞臺上,跟孩子推銷童書似乎是“法外之地”。令人瞠目的是,“作家進校”賣書早已成為部分圖書從業者的“套路”。這種悖謬,地方教育監管部門何以常年不知不覺、不管不問?

鄭淵潔在微博中曬出了某小學校方要求學生購買童書的征訂單,這份征訂單上赫然注明:“1、邀請到這樣的知名作家進校面對面交流,溫州書城對我們學生的圖書征訂量是有要求的。2、當天有意愿與作家面對面交流、簽名的孩子,請提前征訂曹文軒先生的作品。圖書沒有折扣。”換言之,不買童書作者的書,學生是見不到“大師”、聽不到“教誨”的。若是所言屬實,這樣的講座,究竟是文化進校還是走穴帶貨?

論說起來,規矩也不是沒有。去年10月11日,針對山東菏澤發生的發放印有商業廣告紅領巾一事,教育部辦公廳專門發布了《關于嚴禁商業廣告、商業活動進入中小學校和幼兒園的緊急通知》,要求全國各地教育部門采取有效措施,堅決禁止任何形式的商業廣告、商業活動進入中小學和幼兒園?,F在的問題是:“作家進校”這種隱蔽性很強的賣書活動,引起地方監管部門的警覺了嗎?披著文化和公益外衣的進?;顒?,何以能打著擦邊球而購銷兩旺?

有人說,建議中國作家榜明年推出“中國童書作家進校賣書榜”。這固然是個玩笑,但對于進校賣書的作家,除了作協等部門要“亮紅牌”,地方教育監管恐怕也該強化“許可管控”——把寫書的、賣書的那點“醉翁之意”,真正從干凈的校園內清理出去!

作者 | 鄧海建(國內知名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