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世界讀書日前夕,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均會發布全國國民閱讀狀況的調查報告。根據《人民日報》2019年4月17日報道,第十六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16日在京發布調查結果。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成年國民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為4.67本。該報道還顯示,有四成以上成年人自認閱讀量少。在全民閱讀連續六年寫入總理政府工作報告的今天,我國成年國民人均閱讀紙質圖書的數量還少于2013年的4.77本,這一點很值得我們反思。

《2018年,你讀了幾本書》,這是《人民日報》報道第十六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狀況的標題。這個問題,同樣值得我們每個人追問。《光明日報》微信公眾號上推送的《去年人均讀書4.67本,你拖后腿了沒?》,更是發人深省。對于教師而言,面對世界讀書日,不妨來盤點一下自己的閱讀量。

全年人均讀紙質書不到5本,可視作教師閱讀量的一個分水嶺。自己的閱讀量,是高于這個平均值,還是拖了后腿,每一位教師都會有自己的答案。現在,各地教育行政部門都在大力推動教師閱讀,“全民閱讀,教師先行”“全民閱讀,教師領航”等口號,都說明了教師的閱讀要求應高于一般群體。

在新年到來的時候,很多人會給自己立一個“Flag”。對于閱讀來說,教師們不妨在世界讀書日到來之際,給自己的閱讀定一個目標,立存此照,到下一年的世界讀書日時,再來盤點一下自己一年的讀書量,看自己會不會再有一聲嘆息。

要提高自己的讀書量,不需要有多宏大的目標,只要一年多讀個三五本即可。如果一季度多讀一本,一年也就多讀了四本書。從近幾年的統計情況來看,我國成年國民只要一年讀了10本紙質書,在閱讀量上就進入了全國前10%。

那么一年讀10本書難不難?說難也難,畢竟全國只有10%的成年人才能達到這個標準,但說不難也不難,只要下定決心,依靠群體的力量,很多人都能實現。

2018年年初,筆者在寧波市鎮海區發起了一項“月啃一書并寫千字”的“啃讀挑戰”活動,其中6本為共讀書,6本為自選書。全區共有80位教師自愿報名參加,除3人因工作調離等特殊原因外,僅有7人未能堅持到底。可見,只要真正下了決心,一年讀10本以上的書也不是難事。這些教師都是自愿參與“啃讀挑戰”活動的,每一位參與者都在承諾書上鄭重簽下了自己的大名,表示如果不及時提交作業,視同自動退出本次活動,今后三年內不得參加同類活動。若有抄襲等學術不端行為,接受組織方通報給所在單位領導的做法。

可以說,這樣的做法有點苛刻,但參與者皆為主動參與。其實,參與的教師本身就有自主閱讀的意向,并希望在團隊的支持下更好地堅持自己的閱讀行為。從很多教師上交的年度“啃讀小結”來看,他們認為這是自己2018年最值得驕傲的事。有些以前沒認真讀過幾本書的老師,也都感激自己的“一紙承諾”讓自己扛了下來。后來,這些堅持下來的教師中,又有37人加入了2019年的“啃讀挑戰”活動。

事實上,這些參與“啃讀挑戰”活動的教師,學校里該做的工作一樣沒少,但這一年多讀了一些書,讓自己進入了讀書量的全國前10%。

現實中,有很多人的確工作很忙碌,因此“工作忙沒時間讀書”便成為了最好的托辭。同樣,忙碌成了不少教師遠離閱讀的最佳理由。事實上,沒時間讀書真正的癥結,是沒有把讀書納入到日常安排的優先級,這是把讀書和生活分離的具體體現。試想,當一個人真正把讀書作為生活方式的時候,就不用專門安排時間來讀書了,因為讀書已經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等有空再來做的事了。

正如特級教師華應龍所說,因為沒空讀書,所以工作很忙。如果我們每個人每年真正地多讀個三五本,在讀書中提升自己的水平,提高自己的工作效能,自然也就提高了工作效率,堅持個幾年,自然會實現一種良性循環。

最近一段時間,有關996的討論比較多。但是,教師一年多讀個三五本,還根本說不上996。現實中,廣大教師對“多讀書”在認知上是沒有問題的,但在行動中,很多人卻踟躕不前。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講,一個人要有所改變,必須走出舒適區。在閱讀上,教師不妨逼自己一把,對自己狠一點。

一年多讀個三五本,這門檻其實并不高,關鍵在于能否真正落實。一年多讀個三五本,在面對每年世界讀書日前夕的國民閱讀調查狀況時,教師就能坦然面對,也能無愧于“全民閱讀先行者”的稱號。

作者 | 劉波(寧波市鎮海區教科所,教育之江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