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青報報道,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近日公布的第十六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0-17周歲未成年人圖書閱讀率為80.4%,低于2017年的84.8%;在年齡段上,除了9-13周歲的96.3%閱讀率,較2017年提高了3.1個百分點外,0-8周歲、14-17周歲分別以68.0%、86.4%,低于2017年的75.8%、90.4%。2018年,我國0-17周歲未成年人的人均圖書閱讀量為8.91本,比2017年的8.81本增加了0.10本。

看到這組數據,有人難免產生焦慮:我們的孩子為何越來越不愛讀書了?這種想法可以理解,但大可不必。

且不說下降完全在可接受范圍內,如果將時間軸拉長,就能清晰地看到,未成年人越來越愛讀書仍是大趨勢。再者,對比成年人來看,孩子們已經夠出色了:據披露,2018年,包括紙質書報刊和數字出版物在內的我國成年國民綜合閱讀率為80.8%。這一表現并不比未成年人出色,更要注意的是,成年人閱讀率是包含了電子閱讀的,如果除去這一項,大概率會被未成年人甩在后頭。

從年齡段看,0-8周歲的孩子閱讀率下降,不僅因為年齡小,更在于現在的年輕父母喜歡帶孩子去“看世界”,旅行、參觀博物館與各類社交活動更多;再者,近年來不斷攀升的近視率與近視人群的低齡化,也讓家長們擔心小孩看太多書會影響視力??傊?,這一階段的閱讀量下降,很有可能是因為家長“有個快樂童年比多看書更重要”的認知。這也就解釋了9-13周歲的閱讀率為何會提高:閱讀的時機到了。而14-17周歲青少年圖書閱讀率下降,多數是因為升學壓力。

當然,這只是對未成年人閱讀率下降做一個客觀剖析,而非為其辯護。以與成年人對比為例,孩子們在閱讀時間、精力、環境上畢竟都更有優勢。該正視的還是要看到,該解決的也要想辦法解決。

首先要回答的一個問題是,為什么未成年人的閱讀率下降了?答案是多方面。比如,在閱讀的啟蒙場所——家庭里,雖然家長們更喜歡陪孩子讀書了,但多是以培養“親子關系”的名義進行,有多少人將其當作培養孩子閱讀習慣的事在做?這不是家長們的錯,而是他們缺乏相關的專業能力。雖然個人化的閱讀可以追求輕松隨意,但要讓活潑好動的孩子靜下來讀書,且長期堅持,是需要專業科學的引導的。更別說,現實中還有很多家長因為忙于生計或工作,無法陪孩子讀書,甚至為了哄孩子不“鬧”而將手機、平板電腦塞到孩子手中。

當孩子進入校園后,雖然鼓勵閱讀已成為共識,但一則,因為家庭閱讀的缺失或不到位,很多孩子已錯失了閱讀習慣養成的最好階段;二則,學生學業任務繁重,課堂上的尚且不說,走出校園后多還要奔波于形形色色的輔導班、興趣班,身心疲憊;三則,閱讀不像一些可以短期內快速“見效”的事物,它講究細水長流的堅持,對人的影響也是潛移默化的,很少會直接反映在學習成績的提升上。在應試教育的浮躁氛圍和升學的壓力下,從學生、家長到老師,只要認為“影響了學習”,就會毫不猶豫地舍棄閱讀。

從以上角度分析,未成年人閱讀率下降也就不難理解了,而要改變現狀,也應回到原因中去尋求對策。

比如,對嬰幼兒等較低年齡段孩子的閱讀率,筆者認為不必太過苛求。家長們有更多時間與孩子相處,更注重孩子的身心健康和親子關系的營造,多留出時間陪伴孩子,給予他們愛和安全感,都是難得的進步,值得鼓勵。

對于已表現出好奇心和求知欲的孩子,家長可以有意識地引導,這離不開專業機構的介入。比如,現在很多城市的公共圖書館、書店都開辟了專門的場所,設置了豐富的親子閱讀活動和內容,家長們可以多帶孩子參與。家長們也可以主動作為,多關注所在地的親子文化類活動。在公共資源暫到達不了、留守兒童聚集的農村偏遠地區,政府可以將閱讀納入扶貧等公共事業中,通過政府購買、公益機構募捐等形式,為這些地區的孩子甄選優質書籍,由學校承擔培養學生閱讀習慣的責任。

對于學業任務繁重的中學生,摒棄功利化的應試教育觀念、堅定不移地推行素質教育,是國家宏觀層面需要長期堅持的教育理念,作為教育鏈條上的學生、家長和教育從業者,也應改變觀念,重新認識閱讀對完善個體知識結構、塑造獨立人格和未來發展的重要性,自覺培養自身或督促未成年人養成閱讀的習慣。

作者 | 之心